从”农村“长大的我,亲历过我中学同学小曹被”霸零“的故事:

曹一天放学后,刚出校门就被四五个同年级的学生混混围住了,接着语言争吵后就开始打斗起来。

曹一人怎能打过四五个人呢,但他没有倒地求饶,而是抄起一个砖头打在了领头的学生头上,那人当场流血倒地,混乱场面突然安静了,曹接着大喊:”你们来呀!“,其他人见此如同打蔫儿的茄子一样,都不敢上前,扶起受伤同学踉跄的离开了。

胆小的我此时跑到了曹的跟前,问了他有没有事,他嘴角有点血,并捂着胸口说了声:“有点疼,应该没事。”。

事后,我们聊天得知,曹因为打球一点争吵惹到了其中的一个同学,于是就发生了这场“争斗”。曹说之后那些人见到他都绕着走,再也没欺负过他。

我知道的,学校里这类打架事件也有很多,每个班里也有几个这样的混混,为了不被欺负还要跟他们搞搞关系,比如帮他写作业或做值日等等。

学校是一个简单思维的小社会,更像一个小江湖,一些哥、姐和兄弟讲着所谓的义气

这跟大人的社会很契合,毕竟,这类孩子的父母基本上都是底层农民工人,也是靠着这样的小江湖圈子混的。

再说说曹吧

曹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,只有母亲一人抚养照顾他,曹说:“我在外面被欺负了,从不跟家里说,只能自己帮(保护)自己”了。

他学习不好,之后我们时常在一起学习,但到了初二他就退学了,理由是他妈有病没办法再供他上学了,他回家帮着种地去了,后来快毕业时去他们村子时听说他出去打工了。

我上学的那个时候,小学同学中10个有9个都辍学外出跟父母打工的,有的父母生活窘迫没办法,有的父母认为读书无用。

值得说的是,多年后我回到家乡得知,我同宿舍的一位初中同学当了半仙,十里八乡有事儿都找他,生活条件过得相当富裕了,这让求学多年却囊中羞涩的我着实对他十分的敬佩。